法国游记|我们都喜欢的奥赛

卢浮宫之后自然是奥赛博物馆。所有去过巴黎的朋友都声称自己更喜欢奥赛,但毫无意外的,每个人都是先去的卢浮宫。谁会不喜欢奥赛呢?它不大不小,旧火车站的出身要比帝王家宅更容易亲近,里面的藏品甚至没有久远到你一无所知的历史背景,外加它还有全巴黎最漂亮的餐厅和咖啡馆。在卢浮宫走久了,难免沮丧绝望,你知道这满墙都是好东西,但却又不得不用刷微博一样的速度来看它们,停留时间长一点就算点赞了。但在奥赛里就从容许多,终于不再像一个打卡的绝望游客,可以和梵高多对望一会儿,他自画的眼睛和蒙娜丽莎一样丰富,试图理解这些丰富的观众却少了太多(当然,我们对蒙娜丽莎还是知道得太少,而稍加注意就能听到不少梵高的故事)。

正如我们都喜欢奥赛一样,我们也都喜欢梵高。我们崇拜女神,她们来自模模糊糊的古代,她们扬起翅膀挺起胸膛供人膜拜。我们欣赏文艺复兴,达芬奇、卡拉瓦乔们把人性还给了神。但我们宠爱梵高,因为他就是我们自己,他的失败、不安和我们一样,但他又把这些转换成了我们普通人无法企及的美,我们对他的喜欢于是成就了我们省心的生活。他用大美替我们说出了痛苦和挣扎,好让我们在转头离开后忘掉部分无望,可以轻装上阵进入老佛爷,或者日常的生活。

在奥赛的印象派展厅闲逛的时候,恰巧也是在法国两周里,唯一天阴雨飞的时间。印象派的作品集中在奥赛的顶楼,是为了采光,这不意外,印象派之前的画家们可以一丝不苟地画出光来,而印象派则是用光作画,对大师们的致敬莫过于天然却精心的布光,博物馆天顶的设计又恰到好处。当天并没有灿烂的天光来给莫奈的花园助兴,但他的花园和草地都由内到外地散发出光来。等看到了鲁昂大教堂其中的阴天那幅,气氛一黯,和窗外的灰云细雨无缝对接了起来,竟然看出了风声和凉意。雷诺阿的舞会也是明亮,但最亮的还是他笔下的肌肤,温婉的肌肤显得角色们都是一派天真,仿佛生活的全部就是这亮堂堂暖洋洋的午后,只需跳舞和交谈。在雷诺阿面前,德加的舞女都显得有点清淡了。还有更阴郁一点的塞尚和马奈,或者更明艳的高更,它们无一不散发着强烈的美。看到这里我明白了人们都喜欢奥赛的另一个原因:这些杰作的美没有距离感。在它们被创作出来的年代,人类也终于开始有机会触及一些新的终极,比如自由。自由画自己看到的一切就是其中的一种,所以莫奈可以不停地画一池的睡莲,塞尚可以画歪歪扭扭的苹果,马奈也能大胆地嘲讽,这其中最宝贵的便是选择的权利。比起画出人性,这些画正如它们的用光,四面八方地散射着,却又不约而同的集中到了人性上。在一个偏居一隅的小展厅里,挂了这样一幅画,画作和画家都不认识,在不小的布面上,雪地占据了95%的空间,远山轻描淡写地挂在远处,在雪地中,有个渺小的身影划过,身后有一条勉强可辨的轨迹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想起它来。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热门推荐

特别推荐

央视体育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