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台湾人把盒饭叫便当,与日本有关

张彬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,著名评论员。张彬担任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台湾地区记者,他在台湾遇到了很多说话方面的趣事。他今天讲讲日本文化对台湾当地语言的影响。

台湾的环境影响当地的语言,特别是外敌——如荷兰、西班牙、日本——的入侵对台湾文化有影响。

从1895年中日《马关条约》之后,台湾跟大陆长时间分离。当年台湾著名的诗人丘逢甲有一首诗两句词非常著名“四百万人同一哭,去年今日割台湾”,《马关条约》签订一周年之后他写的。日本占据了台湾五十年,在台湾推行的"皇民化”教育,比如要说日语、要完全适应日本的生活方式,要给你洗脑,要把日本信念要灌输出去。1945年台湾光复到1949年国共内战结束,中间有个短暂的融合期。但是很快,没几年之后,由于国民政府败退台湾,两岸又开始长达几十年的分离。

所以台湾在语言上受到日本的影响,语言的表达方式有所变化,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们吃的叫盒饭,台湾人叫“便当”。“便当”现在是方便的便,上当的当。日本占领时期,那个便是马卞的卞。这就是来自于日本占领时期的语言。有一种说法是,“便当”一词最早源于南宋时期的俗语,意思是“便利的东西、方便、顺利”。传入日本后,曾以“便道”、“辨道”、“辨當”等借字。“便当”作为名字后来反传入中国是源于日语的“弁当”。

不是有一个段子嘛,一个夫人对老公很体贴,每回都准备吃的,一盒饭,一盒汤。为了提醒他,又想写得洋气点,写一“饭盒”多土啊,“便当”看起来多洋气,老公中午拿出来吃饭,一看“大便当饭,小便当汤”,你说这听得有点别扭吧!

日语对现代汉语影响很大,一些日常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其实都来自日语,随便拎出一串:

服务、政策、方针、哲学、原则、科学、商业、干部、社会主义、资本主义、美学、美术、抽象、证券、刺激、法人、概念、会谈、细胞、系统、目的、综合、克服。

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热门推荐

特别推荐

央视体育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