且听风吟 山道弯弯

又是一年“教师节”,不禁让我想起当年我当教师时那个不一样的“教师节”。

那时,我在老家的一所中学任教。星期六放学时,校长说,明天就是“教师节”了,乡政府要举行茶话会,以示对我们的庆祝和慰问,请大家早点回校,按时赴会。

星期天,我吃了中饭就匆匆上路。学校离家有二十里。其间十五里是山路。最难走的就是鹰崖岭了,既高又陡,既狭又险,许多路段已被柴草湮没,需用双手拨开柴草能才通行。“行路难,难行路”,多少次周末往返时,我都有过这样的感叹。“还是自己动手,带上锄头,把路修一修吧!”每当在鹰崖岭上艰难独行时,我不止一次冒出过这个念头。然而,形只影单,孤掌难鸣,且来去匆匆,自顾不暇。要修路,谈何容易!潮起潮落,念头来了,又去了。我也依然,路也依然。

行行走走,又到鹰崖岭了。怎么,有人把路修过了?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然而又容不得我怀疑。原来路边的茅草、荆棘已被刈去,路上的坑坑洼洼、沟沟坎坎也被松土填平。“是谁做的好事?”我满腹疑惑地抬起头来。只见岭头外有个人影,一闪又不见了。“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!”我想。

好不容易攀上岭尖,早已是热汗淋漓。岭头处,原有一座小草亭,年久失修,破旧不堪。今天居然也已修葺一新,屋顶上换上了几根新椽,盖上了厚厚的茅草。墙脚边的杂草也除去,周边还挖出小水沟。亭子里的地上,安放了几块稍许平整的石块——那是给行人歇脚时坐的。虽不雅观,却也是可遮风避寸,供人小憩了。

“老师,节日好!”

我一边四下观察,一边心里揣摩。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,岭上传来一声齐喊。像从地里冒出来似的,草亭四周的柴草丛里呼地站起许多人来,叫着,跳着,跑到我身边,一下子把我团团围住了。

“是你们……”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热门推荐

特别推荐

央视体育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